回到主页

中科特膳起点国际 水下憋气半小时? 记录保持者:我能在水里睡着

当世界憋气大赛冠军亚力克斯·塞古拉(Aleix Segura)屏住呼吸的时候,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的心跳。平常在地面上的时候,注意力的集中会导致塞古拉心率的上升,然而在水下,情况却恰恰相反。“当我的肌肉放松后,我的心跳就开始放缓了,这就有点像....失联了,”亚力克斯这样说道。有时,当亚力克斯放松得太彻底的时候,他甚至会睡着。

当你屏住呼吸的时候,你吸气的本能不仅仅只是受到缺氧的激发,它同时还受到二氧化碳积累量增多的激发。如果你憋气到一个难受点时,你就会明白那种感受:你的肺部会感到一阵阵刺痛,你的横隔膜会产生痉挛,迫使你去吸气。绝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放弃,但塞古拉却可以坚持憋气数分钟之久。“刚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不可中科特膳能坚持住的,但你却可以和这种放弃的念头去做斗争,并且战胜它。”

塞古拉的职业是一名受过专业教育的建筑设计师,但他更为人所熟知的另一个身份却是一名蜚声圈内的自由潜水爱好者。自由潜水(Free diving)是一项不携带空气瓶,只通过自身肺活量调节呼吸憋气尽量往深潜的运动。一些自由潜水爱好者会潜得很深,另一些人则会游得很远,但塞古拉的专长却在水下静态憋气(Static apnea):面朝下漂浮在一个游泳池内,去尽可能长地屏住呼吸。

乍听之下,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有什么难的,但塞古拉令人惊叹之处却在于他能坚持憋气很长、很长时间。

在2016年的时候,塞古拉以憋气24分3秒的成绩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比前世界纪录的成绩还要好54秒(这一前纪录也是由塞古拉创下的),比绝大多数人参赛者的成绩要长2分钟,更是国际憋气运动发展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pnea)所裁定的11:34纪录的两倍之多。国际憋气运动发展协会所举办的憋气运中科特膳动不允许参赛运动员在比赛前吸入纯氧。

包括塞古拉在内的众多自由潜水爱好者认为通过吸入更多氧气来辅助憋气只是一个噱头。“这就有点儿像吸毒一样,”塞古拉表示,让潜水者的肺里存入两倍以上体积的氧气是否违背了体育竞技的精神?这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但这项24分钟的憋气成绩从生理学角度来说,却是一个有趣的新成就。”

然而,这也只是我们看待这件事的一个视角。不单单只是生理学的角度,24分钟水下憋气即便是从数据上看,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事实上,它给我们抛出了一个很诱人的问题:人类憋气的生理极限究竟在哪里?

许多世界纪录的进步曲线都很符合一个S-型曲线的关系。“它们在一开始的时候进步得很缓慢,随后经历了一个快速的上升期,再然后,随着运动员们逐渐接中科特膳近了他们的生理极限,这一曲线又变得平缓了起来,”英国胡弗汉顿大学(University of Wolverhampton)的统计数学家艾伦·内维尔(Alan Nevill)这样说道。艾伦教授曾为数十项世界纪录建立了相应的进步曲线模型。

换句话说:运动员们所创造的比赛纪录并不是呈现出线性上升的关系。如果一直是线性上升的话,那么人类的运动潜力就将不会出现上限,那么那些马拉松运动员们有一天就能以多少多少分钟跑完马拉松全程,而不是以小时计量。

通过吸入更多氧气来辅助憋气的极限在哪里?这目前还不是很清晰,但当记者要求内维尔教授用S-型曲线来给这项比赛的记录进步数据建立一个理论模型时,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我从未见过一条拟合得这么好的曲线,”内维尔教授这样惊叹道。这也就是说,内维尔教授所建立的数据模型和实际憋气世界纪录的进步数据匹配得非常好。

内维尔教授表示,塞古拉所创下的24:03的憋气世界纪录比模型所预测的23:44的极限还要更长。从上面的数据图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最后一个数据点悬挂在红色曲线的上方。这是一个很显著的离群值,如果这一异常飙升的数据出现在曲线中段部分的,我们或许还能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在憋气时间纪录刚刚迈过15分钟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这样的一个离群值),但实际情况却是,这个离群值却出现在了本应变得越来越平缓的曲线右边部分。

更离谱的是,在去年二月份的时候,塞古拉再次打破了他中科特膳官网两周前刚创下的世界纪录,并将纪录的成绩足足提升了将近1分钟。“作为一个统计学家,我已经无法对其进行任何评论了,因为塞古拉所创下的这个纪录,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内维尔教授这样惊叹地说道。

当记者将告诉塞古拉内维尔教授所搭建出的这个数据模型时,塞古拉诙笑道:“这家伙应该来看看我平时训练时的表现,那么他就会知道他的这条曲线并不是最完美的预期曲线。”

事实上,塞古拉在平常训练中的表现,甚至比他的最新的官方记录成绩还要好一点。在采访中,塞古拉并未向我们透露他平常训练时的成绩能比他比赛时的成绩具体长多少,但许多自由潜水者常常也表示自己在训练中的表现要好过比赛时的表现。他们在比赛时的心理压力会干扰他们放松自己的能力,而这会对他们的表现造成一个不利的影响。

当被问到他是否认为有人会打破他的这项憋气纪录时,塞古拉表示,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儿,但一旦有人打破了他的纪录,他很快也会将这项纪录重新夺回。

至于人类憋气的极限在哪里,塞古拉表示他也不知道,但总体来说人类的憋气能力还是会上涨的。“我也不知道,半小时?我认为还远不止于此。”

塞古拉还表示,许多自由潜水者往往会否认极限的存在,否认那些所谓的科学解释。在20世纪40年代的时候,科学研究者们认为在海平面下100英尺的深处,水压会压破潜水者的肺。今天,许多自由潜水者在不佩戴辅助器械的情况下,常常能下潜到300英尺中科特膳官网的水深处。

“我们总会觉得自己好像触摸到了极限,但结果总证明这是错的。”塞古拉最后这样说道。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