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中科特膳起点国际 美国超级CEO逃离白宫幕后:分道扬镳?藕断丝连?

原标题:美国超级CEO逃离白宫幕后:分道扬镳?藕断丝连?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上周,特朗普与美国顶尖商界领袖们上演了一场眼花缭乱的宫斗大戏。因不满这位美国总统在夏洛茨维尔市骚乱一事中对白人民族主义者“过于宽容”,3天之内8名企业CEO及工会代表宣布退出“制造业委员会”;另一个聚集了16名高管的政府顾问团体“战略与政策论坛”则在宣布解散之前,被得知消息的特朗普抢先下手,后者率先宣布解散上述两个商业顾问委员会。作为“商人总统”,特朗普遭其“最天然的支持者”企业高管们的集体强烈抗议,引来各种“总统迅速沦落”的冷嘲热讽。然而,如今与政府“划清界限”的这些美国商界领袖不可能完全割断与白宫的联系。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与特朗普相互吹捧,在各领域有来有往。今后,想要受益于亲商政策、与政府签大单的他们,必然会再与特朗普站在一起。

不同的故事,同样的“反叛”

“一场反叛正在酝酿”,美国《纽约时报》详细讲述了特朗普去年底成立的战略与政策论坛如何分崩离析。上周二,由于特朗普就夏洛茨维尔市骚乱备受争议的表态,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CEO)努伊与通用汽车、IBM和波士顿咨询集团的CEO进行了通话。他们想知道,是否已到了从战略与政策论坛退出的时候。即便是特朗普最亲近的商业心腹黑石集团CEO、该论坛主席苏世民也对其言论感到气愤。那天晚上,他给总统女婿、白宫顾问库什纳打电话,告诉他论坛正在分裂。与此同时,他开始起草解散声明。第二天上午,世界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CEO芬克给百事可乐、IBM与沃尔玛的CEO打电话,决定退出的他鼓励其他人退出。中午11时30分,中科特膳由苏世民牵头的电话会议举行。波音前首席执行官、通用电气前负责人建议发表谴责特朗普的声明,但保留论坛的存在。摩根大通CEO戴蒙很气愤并想退出,但他很矛盾,因为他也是“商业圆桌”(推动制定亲商政策的组织)主席。在这次40分钟的电话会议里,IBM首席执行官罗睿兰“谴责与解散”的建议得到大部分人支持。电话会议结束后,苏世民给白宫打电话告知特朗普解散决定。不久后,特朗普抢先宣布解散该论坛与制造业委员会。

战略与政策论坛是一个为促进美国经济增长而向总统提供建议的商业精英团体。该论坛聚集了16个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商界领袖。此前,由于特朗普颁布“旅行禁令”和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优步、迪士尼以及特斯拉公司的CEO相继退出论坛。

制造业委员会旨在促进就业,是美国商务部的一部分,承担制造业与联邦政府之间“联络员”的角色。去年12月,特朗普任命陶氏化学公司CEO利伟诚担任委员会主席,他当时表示,利伟诚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商人之一”。今年1月,特朗普又公布28名成员名单,包括来自戴尔、福特、通用电气、波音等公司的CEO。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时报道称,成员里甚至有曾说特朗普“反美国”并将其称为“种族主义者”的美国最大工会“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主席特拉姆卡。而特拉姆卡正是上周主动离开的制造业委员会成员之一。

美国企业高管集体弃总统而去十分罕见,耶鲁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桑嫩菲尔德甚至说,“在美国历史上,我们从未见过商界领袖在总统要求时拒不为国服务”。美国“政治”新闻网站称,通常情况下,高管们对加入此类白宫商业委员会趋之若鹜,因为这使他们有机会在“紧闭的门后面”向美国总统游说,相对应的,他们会成为白宫宣传亲商信息的“帮办”。

上周首个宣布离开制造业委员会的是美国默克制药公司中科特膳CEO弗雷泽,但正是他曾反复在私下里逼迫特朗普改革美国税法。

第二个离开的是体育运动装备公司安德玛CEO普兰克,其公司因有过NBA球星库里、纽约芭蕾舞团首个非裔首席女舞者科普兰等著名黑人代言人而沾沾自喜。今年2月,普兰克称赞特朗普“这样一个亲商的总统是国家真正的资产”,引发库里和科普兰不满,遭到雇员抗议。普兰克最终不得不在当地一家报纸上买下一整个版面来解释他的想法。

第三个宣布退出的科技巨头英特尔公司CEO科兹安尼克同样曾非常热衷与特朗普交往。去年美国大选期间,他曾计划在家中为其举行募捐集会,不过后来因在硅谷引发强烈抗议而取消。当英特尔今年2月决定扩大在亚利桑那州的一处工厂时,科兹安尼克给特朗普打了电话,与他在白宫见面。科兹安尼克曾将公司在美国雇人和投资的计划归功于特朗普,尽管这项长期计划最初是他与前总统奥巴马就提到过的。

第八个宣布离开的罐头汤生产商金宝汤公司CEO莫睿思曾对媒体说,就特朗普对经济的影响,她感到乐观。该公司为特朗普就职典礼捐了大约100万美元。

今年2月,白宫举行了一项监管改革总统令的签署仪式,特朗普当时对一批前来捧场的企业高管说:“我想感谢这些了不起的商界领袖……他们正在帮我厘清现状。”在场的人中就包括弗雷泽、莫睿思。

“藐视总统”,分手的代价

特朗普雄心勃勃地成立制造业委员会及战略与政策论坛,然而,从诞生直至解散,这两个机构的作用与影响力一直让外界困惑。美国《华尔街日报》称,战略与政策论坛成立8个月的时间里只开了两次会议,而且仅有半数成员出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制造业委员会几乎没有讨论过什么实质性问题,成立以来仅开了一次会。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20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此类商业委员会并非白宫常设机构,运营几乎不产生费用,本身没有实权。特朗普成立这类顾问团体是为表明其有延揽、召集顶尖商界人才的能力,显示想为美国经济做实事的态度。白宫常中科特膳设的经济政策咨询机构是国家经济委员会,目前由高盛前首席运营官科恩领导。

宋国友表示,如果这类商业委员会内部有某种强烈的政策共识,形成具有说服力的政策咨询报告,并且经常开会,特朗普能听从建议的话,影响力就很大。然而实际情况是,这两个委员会过去半年里开会次数极少,还没有进入运转状态就被裁掉,因此对美国政策制定与特朗普的理念不会产生实质影响。

成立新商业委员会的做法并不新奇。奥巴马2008年宣布设立“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2011年又成立“总统就业与竞争委员会”,由通用电气董事长伊梅尔特担任主席。然而这一机构也因极少开会而只有两年寿命。2012年大选期间,该委员会成为奥巴马对手罗姆尼的嘲笑对象:“猜猜奥巴马与他的委员会开了多少次会?近6个月来一次也没有。”

《纽约时报》称,一些委员会成员表示,他们能对政策产生实际影响。今年早些时候,以黑石CEO苏世民为首的一群商界领袖敦促总统不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他们的建议似乎部分改变了特朗普的立场,使其与中国的关系发生缓和”。

“对这些高管来说,退出委员会绝非小事”,《纽约时报》说,虽然这类团体总体上是象征性的,但是对他们来说是极具声望的“职位”。但另一方面,“CEO们正在承受来自顾客、员工、股东和董事会成员与日俱增的压力”,医疗设备制造商美敦力前首席执行官、高盛董事乔治说。

正因为如此,这些商界大佬在夏洛茨维尔市风波中异常纠结。上周二,也就是金宝汤公司CEO莫睿思宣布退出制造业委员会的前一天,她表示计划留在该机构内。随后,社交媒体上发起运动,将该公司称为“汤纳粹”(美剧《宋飞正传》里一名卖汤很受欢迎,但对顾客专横跋扈的店主——编者注),网络上流传着该公司“串通奶酪”等产品的假照片。很快,莫睿思改变想法。分析人士说,显然,这是与威胁抵制有关产品有关,“CEO委员会的崩溃并非是一场‘良心大爆发’的结果”。

决定留在白宫商业委员会的企业高管更加谨慎。通用电气CEO上周一宣布继续为总统提供建议之前,几名公司最高层人员写了一份“确认什么是公司价值理念”并谴责种族主义的声明。他们还咨询了公司里的少数群体团体,包括代表非裔美国人利益的一个中科特膳组织。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芬克曾给员工发送一份十分“矛盾”的备忘录:“能在桌子旁发声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我现在已不能再问心无愧地参加战略与政策论坛。”

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普费弗表示,特朗普的商业顾问退出委员会时需要考虑:坐在桌子旁的好处,员工与消费者的政治取向,以及藐视总统的后果。“如果一开始就没加入顾问团队,那么冒犯总统的程度比较小;当你6个月后再说,‘哎呀,我不干了’,这时候你就是在得罪他了。”与政府有大量生意往来的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要考虑的情况更复杂,不过在纽约大学教授加洛韦看来,反对特朗普的风险在近几个月来已经越来越小,“你可能就冒点被他在推特上骂的风险,不过他的推文已经愈发软弱无力”。《华盛顿邮报》称,此次被特朗普怒斥为“炫耀技巧的杂耍者”的药企巨头弗雷泽被视为早期的“抵抗者”,他的声望因此大增,其默克公司的股价一度大涨到一个月以来的最高点。

分道扬镳?藕断丝连?

在外界看来,与商界领袖打交道本该是“商人总统”特朗普的强项,他的白宫里就充满来自华尔街的高管。然而如今两个商业顾问团体的解散,让他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美国“政治”新闻网站说,这位总统失去了其“最天然的支持者群体”,损害了亲商业“建制派”选民以及共和党捐款人对他的好感。文章说,不过这一场“分道扬镳”不太可能改变特朗中科特膳官网普的议事日程,这位资深房地产开发商仍有意削减企业税并放宽有关监管规定。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商业道德讲师伊顿表示,这两个委员会的解散并不意味着美国商界将完全背弃特朗普,“这是个人行为,未必与政策有关。只要符合美国企业的利益,他们仍将继续支持总统和国会领袖们的议事日程”。《华盛顿邮报》说,商界领袖仍期待华盛顿推进企业税改,并希望在白宫可能斥资数万亿美元发展基础设施之际得到特朗普的“宠爱”。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很难甚至不可能切断与白宫的关系。CNN17日报道说,白宫的两个商业顾问委员会解体后,“美国科技委员会”仍然“完好无损”。该委员会在今年5月通过总统令设立,其成员全由政府雇员组成,没有来自私营企业的任何(正式)成员。即便如此,今年6月,包括亚马逊、苹果、微软在内的18家企业CEO和高管参加该委员会“峰会”,就特定事务向这个由库什纳领导的委员会提供建议。脸书CEO扎克伯格与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CEO、特斯拉公司CEO马斯克虽然没有到场,但是他们在该会议上拥有一位强大的“替身”:亿万富豪投资家、特朗普的“头号科技盟友”彼得·蒂尔。蒂尔不但是脸书董事,也是马斯克的长期好友。

7月20日,已经退出特朗普商业顾问团队的马斯克在其社交媒体发文称,刚得到美国政府的口头许可,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之间建立地下超级高铁,建成后,两个城市的交通时间只需29分钟。《华盛顿邮报》称马斯克经常“言过其实”,但同时猜测,这个口头许可或许正是来自他曾是总统顾问这层关系。

早前报道:

第五人!美国最大工会组织主席退出特朗普政府制造业顾问委员会

央视新闻16日消息:当地时间8月15日,美国最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AFL-CIO)主席理查德-特拉姆卡宣布退出特朗普政府的制造业顾问委员会,称无法留在一个容忍仇恨和国内恐袭的总统的顾问团体里。这是两天内因特朗普对于夏洛特维尔白人至上主义骚乱态度晦涩,而宣布辞职的第五名业界领袖。中科特膳官网

继马斯克后 英特尔CEO宣布退出特朗普制造业委员会

英特尔CEO科再奇

凤凰科技讯 据CNBC网站北京时间8月15日报道,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周一发表博文,宣布公司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已经向美国制造业委员会递交辞呈。

自2013年以来,科再奇一直担任英特尔CEO,他是一天内第三位宣布退出特朗普制造业委员会的高管。稍早前,默克公司CEO肯尼斯·弗拉奇尔(Kenneth Frazier)和运动品牌安德玛CEO凯文·普兰克(Kevin Plank)已经宣布退出特朗普制造业委员会。美国弗吉尼亚州近期爆发了白人至上主义的暴力活动,但是特朗普对于该事件态度模糊,招致了许多人的批评。

科再奇周一表示,他作出这一决定是考虑到了令人担忧的美国政治走向。“我的退出是想让大家注意到我们在重要问题上的政治观点分歧已造成严重伤害,包括亟需解决美国制造业萎缩的问题,”他表示。

“政治和政治议程冷落了我们重建美国制造业基地的重要使命,我退出是因为我想取得进步。然而,华盛顿的许多人似乎更热衷于攻击与他们意见不合的人。现在几乎每个问题都已经被政治化,到了一种无法取得重要进步的程度,”科再奇称。

科再奇还表示,他呼吁所有领导者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后者参加了维吉尼亚州的集会。

今年早些时候,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迪士尼CEO鲍勃·艾格(Bob Iger)宣布退出特朗普战略与政策顾问委员会。更早之前,在特兰普签署限制移民的行政令后,Uber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宣布退出特朗普顾问委员会。(编译/箫雨)

新鲜有料的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轻松有趣的科技人物吐槽。凤凰科技(ID: ifeng_tech),让科技更性感。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